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22 August 2010

忙后余生


经过七月恐怖的工作后,八月显得太空闲。犹记得八月初我们一群五人在peak season过的那一天,集体结伴狂欢一个晚上,现在想起来还真回味无穷。

05/08好久好久都没有集体六点放工的一天,兴高采烈地去了老远的Tambun吃海鲜。这还是我第二次去Tambun诶,不过这次是去得里面一点,有渔船河边的一家海鲜店,有点像在渔村进食的感觉。一伙儿叫了好像不是很‘海鲜’的海鲜,食物并没有那么的美味,令到大家好像没有真真享受到'忙后余生'的快感,有点不爽!不过自己倒是很喜欢那店旁的河边,非常贴近大自然,远离大城市的吵杂渲染,特别的宁静。

鉴于大家意犹未尽,一伙儿又去了amp square唱K,这个才是疯狂的开始。五个人犹如被释放的野马,大家很疯狂地在唱歌,从中国台湾香港大马再到lady gaga什么高音低音走音破音都搬出来了,基本上如果外面有人看进来的话,应该没什么人会相信里面坐着的是专业人士吧?!歹势歹势......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里也出现状况,先是麦克风没有声,换了房间轮到遥控器失灵,还真的是灾难重重,有点扫兴咯!

但无论如何,至少我们还是将多月以来的怨气释放了不少,总算无工一身轻。近两个月还真的空闲过度,大家轮流拿了不少的长假,工作也少很多,与peak season简直无法相提并论,我基本上是去混日子过的,歹势歹势!

p/s 有一天,我的一位Teh Senior问我是否要走了?!其实我从来都不掩饰自己要回来槟城工作的念头,但是经过这几个月来的忙碌,我发现自己有一位很好的Manager在领导自己,还有一帮要好的同事;虽然薪水底又要过海,但是我还是决定多呆几个月,看看他们对我怎样再决定吧!